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1】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楔子

    九开重檐的宫殿内,一身金色团龙纹圆领袍的男人正饶有兴致地把一枚金白交织的药丸放在手里仔细端详。
    “易容丹?”
    他抬眼看了看面前褐衣方帽、低眉顺眼的中年人,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着人试过药了吗?”
    中年人忙回道:“已经试过了,没试过的东西,哪敢拿到圣上面前。”
    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再过几日便是武当的真武大帝诞,去的人都挑选好了?”
    “都已经安排妥当,只等圣上亲自过目。”说着中年人便上前几步,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已特意训练过言行举止,也带去见过一些瞻望过圣上真容的官员,从试验的情况看来,只要不是常在圣上身边的,要蒙混过关亦是轻而易举。只是……”
    “嗯?”男人抬头,冷峻的目光看得中年人心头一凛,禁不住往后退了半步,躬下身子。
    “只是什么?”
    “这易容丹虽效果极佳,却有一处不好。一旦改换容貌,便很难再变回去,是以……”
    闻言,男人皱了皱眉,道:“如此说来,朕却不能服用了。”
    中年人道:“正是如此。不过,若想改颜换面,还有别的方法。只不过需得请一人帮忙。”
    “你想说那群江湖人士?”
    “江湖人虽是三教九流之辈,但之中不乏能人异士。其中便有精通易容术之人,使的便是一种特殊的人皮面具。”
    “原来如此。就那么办吧。”

一、

    沥沥雨声中,有车马独行。暗褐色的外形,没有丁点华贵的装饰,这辆马车似乎在尽量向世人强调它的平凡。
    只是这明里暗里潜藏的、注视着马车一举一动的眼,又明明白白的透露出它并不寻常。
    “跟的那么紧,这伪装可不失了意义?”
    马车里,素衣白裳的男人揉捏着手里的人皮面具,专注的目光中看不出特别的情绪。车里并不见其他人,这让他看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但他知道,只要他开口,那些隐藏在马车四周的禁军高手,就一定能听得到。
    “你们锦衣卫就是这么办事的?”
    他的关注点仍还在面具上,那样随口一句,话里暗含的不悦却已经传达出去。四周渐渐沉寂,他这才放下手中面具,抬眸看向遥远处。那里,灯光隐现,看样子目的地就快到了。
    果然,不一会,眼前就出现个小院落。是个两进的别院,灰瓦白墙,墙角屋脊都长满了青苔,木门也略显得破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停稳了马车,车夫先下了车,回头开了车门,躬着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要搀他下车。
    “不必。”
    说话间,男人已然跳下马车,径直入了别院。
    见他进来,里屋候着的人连忙起身相迎,冲他笑道:“您便是香帅说的贵客吧。蓉蓉恭候多时了。”
    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是个年轻女子,脸上带着含蓄的微笑,目光澄澈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思。
    “你便是楚留香口中,精通易容之术的大师?”
    男人的口气里带了股傲慢,年轻女子看了看他,想起临行前楚留香特意提醒过她,此人身份特殊。能让香帅如此,此人身份恐怕不是一般的不简单。何况他虽话里表现得傲慢,但那表情却并没有如语气那般,由此可知,他这是有意试探,只不知他意欲为何。
    苏蓉蓉到底是个玲珑之人,只见她脸上笑意不减,不卑不亢道:“大师可不敢当。但要做得让外人完全分辨不出,倒是办得到。”
    男人看了看她,低沉一笑道:“你倒是不好奇我的身份。”
    苏蓉蓉笑道:“说不好奇,您怕也不信。但您找我来,是为易容之术,那我需要做的也只是与此相关。旁的事即便好奇也不该多管。当然,您若想告诉我,那又另当别论。”
    男人闻言大笑:“不错。楚留香的红颜知己,我一早就有耳闻,今日一见确实有颗玲珑心。”
    “还是说回正题吧。”男人说着向她递来一个捏成的人皮面具,“易容的话,就用它吧。”

二、

    雨停时已经是第二日早晨。男人已经在苏蓉蓉的帮助下,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模样。这是张十分年轻的面孔,看上去不过弱冠之年,眉目疏朗,正气凛然。只有这阅尽世事的眼显得与相貌格格不入。
    男人摸了摸脸颊,与平常无异。表情也不会显得过于僵硬,苏蓉蓉的易容术确实名不虚传。
    还在更仔细的观察自己这张新面孔,门外一声轻响,一道人影晃眼而过,以单膝半跪的姿态出现在他身后。是个身着绛色盘领窄袖袍,头戴圆幞头,一副侍卫打扮的年轻人。
    他垂着头,毕恭毕敬的模样,向男人汇报着打探来的最新消息。
    “回禀圣上,武当那边传来了消息。”
    “嗯?说罢。”
    “是。属下看见有万圣阁的人,进出武当。想来是风闻圣上前去武当真武大帝诞之事,在这背后运作。恐怕,是想对圣上不利。”
    “呵。”男人轻笑,“能猜到他们的目的。在大典上作妖,能除掉朕自是最好,即便行动失败,亦能凭借此事让朝廷打压武当,再不济也可让朕与武当离心离德。若是能借武当自己人的手执行,那就更好不过了。”
    “圣上英明。他们确实暗地里在策反一名武当居字辈弟子。乃是武当内门高徒,如此一来真要出事武当怎么也脱不了干系。”
    “借刀杀人,倒是颇有头脑。”
    “圣上既然料到此事,却为何放任不管,反倒是找了个替身,陪着他们演这出戏?”
    “他们想要借朝廷的手对付武当,朕也可以借他们的手制衡江湖。正好借这机会,看看武当到底能不能为我所用。能与朕一条心那就把他们与朕绑得更紧,让他们成为朕的棋子;若生了二心,那就借此机会将之铲除,也当是给其他门派做个榜样,让他们知道,纵使在江湖上要风得风,到底是抵不过天威降罚。”
    “那万圣阁……就这样放任不管?”
    “单纯放任自是不可能。”男子整了整身上棉布素衣,“但现在要除掉他们又不是时候。江湖中人,有野心者不在少数,与藩王勾结筹谋反叛者亦有之;可他们天生有个缺陷,便是这人心不齐。谁都想争个武林第一。你瞧瞧他们,几本从朕的指缝中漏出去的武学秘籍,都能让他们争得个头破血流,那何不利用这点,让他们自己去消耗,也免得朝廷再要去耗费这份人力物力。”
    “圣上的意思是……”
    “好好看着别叫他们真动了朝廷的根基,其他的——能在江湖掀起越大的风浪越好。”男人低沉一笑,“就怕他们不够疯狂。”
    侍卫蓦地打了个冷颤,越发觉得眼前人可怕。
    “属下领命。”
    “往后朕会以一个江湖人士的身份行动。化名百里。除非十分重要之事,否则皆以飞鹰传书,密信联系。”言罢,男人摆摆手,“若无他事,自行退下罢。”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