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3】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五、

    “想不到如此简单就蒙混过关。他也没曾找我要信物,就那么信了,武当的人都这么单纯得轻易相信人吗?”嘴里嘀咕了几句,百里摇摇头,心想着自己找替身还真是明智得不能再明智的选择。
    这些事暂且略过不提,如今他算是如计划般进了武当。他手里有货真价实的楚留香写的推荐信,并不担心穿帮的事。只是眼下需得考虑究竟是去见谁比较好。
    从锦衣卫提供的情报来看,朴道生是个老好人,加上是武当长老一辈管事的,拜师的事从他那入手倒是简单快捷。但这个人,城府不深,很难成为他计划的助力。除了说拜师一事外,倒是没必要有更多的接触。
    倒是郑居和,这个武当掌门的大弟子,很有结交的必要。他虽是小辈,但手里却掌握着武当财政大权,武当许多琐事也都交由他处置,多年来事事得当,井井有条;为人沉稳内敛,心思深沉;结识之人众多,却少有结仇,可见他处世之玲珑。当然,得来情报的总还不能全信,得亲自与他接触一番,才能做下决断。
    正想着,抬眼间百里便瞧见不远处慢悠悠走过一人,他抿着唇,面冷如霜,那双眼里的怨恨、愤懑毫不遮掩,很有种普天之下皆与他为敌的抑郁。而周围的弟子亦是对他见之则避,唯恐与他多呆一会。
    百里立在一旁看了一阵,结合他所获知情报,眼前人的身份便有了大致了解。如果他没猜错,这人恐怕就是锦衣卫提到的,与万圣阁勾结的武当居字辈弟子。似乎是叫做蔡居诚的。
    说起来这人也是个脑袋拎不清的。一个有野心的善妒者,但偏偏缺少了实现野心的头脑。
    夜里暗杀同门?也亏得他想得出来。这样蹩脚又损人不利己的计谋,说他是野心家倒是抬举他了,不过是个被宠坏、未经世事的毛孩子,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心有不甘。想来想去却只能想到这样幼稚可笑的方法来报复。
    无论最后成与不成,残害同门的罪名他是怎么也洗不掉。除掉了能干的师弟又如何?难道他觉得,以他戴罪之身还想坐上武当掌门的位置?如今万幸是没成,真成了,武当仁慈倒可以保全一条性命,但驱逐出门派是必不可少的。若以一般行事,清理门户也未尝不可。
    届时,真正获利的,只会是清白干净的第三方。
    即使是作为棋子,这人也不是个合格的棋子。轻易被人挑动,不可预知性太强,可控性太差。但如果是作为弃子而用,这份蠢顿倒极为合适。武当要不是出了这么一个人物,他倒一时半会还找不着找事的理由。
    要怪就怪武当,时运不济罢!

六、

    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别的原因。但总而言之,百里悄悄跟上了蔡居诚。尽管对他的定位是一枚弃子,但百里还是想去会会他——他总会忍不住想要调教调教这被宠坏的毛孩子。
    一路行至太和桥下一处僻静地,直到周围已看不见其他武当弟子,在人群一直压抑着的蔡居诚,那内心的愤懑总算是爆发出来。
    “可恨!可恨!!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我哪里比不上邱居新!!”他说着双拳紧握,紧咬的牙关仿佛要把邱居新放到嘴里狠狠咬碎。“自从他入门以后,师父、师叔、师兄弟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了他身上!”
    “我不甘心!我怎么能甘心!论武功,论悟道我又有哪一点比不上他!”
    他说着双目泛红,满心满眼都是仇恨。“好!你们既然如此对我,那就别怪我把整个武当都毁了!”
    发泄的情绪酝酿得正好,蔡居诚脸色却陡然一变,冲着不远处的山石垒土怒喝道:“什么人在那!鬼鬼祟祟,赶紧给我出来!”
    山石后的百里讥讽一笑,换上一副纯良无害的面孔慢悠悠走出来,见到一脸敌意看着他的蔡居诚,还要装作刚刚看见他的样子,面上露出和善的笑容道:“走了这么久,可算遇着人了。”
    眼见蔡居诚狐疑地看向他,他又才一脸诚恳地解释道:“我原打算去南崖宫找朴道长,没成想走着走着不小心迷了路,在此地转悠了许久也不见人,如今见到道长可就太好了。可否请道长为我指明方向?”
    蔡居诚在他脸上看了好一阵,见他态度诚恳,说的真像那么回事,也不疑心自己方才那一番话被他听了去,面色稍稍缓和了下来。但那说话的语气,却是惯来的阴阳怪气,带着傲慢与不屑。
    “他们的事与我何干。我不过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巴不得见不着我!”
    百里看了看他,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可怎么说?道长莫不是与他们闹了矛盾?”
    蔡居诚瞥他一眼,“这是武当的内务,你一个外人少管。”
    “可是……”
    “怎么?还想多管闲事?”
    “不是。这份闲事我也不想管。”百里道,“但是道长总该告诉我南崖宫的位置,我好自己寻过去。”
    “你要我说我就说?跟他们有关的事,我不想管,你自己找去吧!”说完,蔡居诚留下一抹嘲讽的笑,几个轻功消失在百里视野内。
   “三言两语就被哄住了。既沉不住气,又好糊弄。你不做弃子,又该选谁呢?呵。”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