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4】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七、

    “你既有香帅的推荐函,拜师之事自是好说。”朴道生满眼慈祥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语气温和地说道:“只是这几日正好是帝君圣诞,武当上下都在忙着这事,掌门师兄也抽不开身,恐怕得留到圣诞之后了。这两日你就暂且先住下,其他事容后再说。”
    “如此,晚辈便先行谢过了。”
    朴道生没再说什么,在身旁弟子耳旁交代几句。
    百里见这弟子匆匆退下,一会的功夫就带了个人过来。是个一身白衫的年轻道长,一侧额前长发垂下,鬓旁一绺白发束起。一身恬淡气质,微微上扬的嘴角,总仿佛噙着笑,看上去十分和善的样子。但他身形单薄、步履虚浮,比普通人还要柔弱的感觉,倒是看不出是个名门大派弟子。何况武当武学以至阳至刚,武功身法更注重沉稳,不至于会是那些虚无缥缈的身法才是。
    百里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他一阵:倒像是先天不足之症所致的体质虚弱。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百里,抬眸略略看了一眼,他仍是来时的一副笑面,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对百里的到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好奇。
    “师叔寻我有事儿?”
    没有太多的客套与礼数,他开门见山就是这么一句。那动作神情都十分自然,朴道生也没有表现出异样,想来两人之间虽有辈分差距,但平日里的亲密程度,却足以将这些抹平。
    朴道生道:“来了位想要拜师的少侠,我这头忙着帝君圣诞抽不开身来。想着等事情过了再安排他的事,在这之前,居和啊,你就烦点神,帮忙安置一下他吧。”
    年轻道长笑道:“小事一桩,哪有什么劳神不劳神的。师叔尽管吩咐就是了。”
    对他这答复朴道生显得极为满意,笑着点了点头,又回头同百里道:“这位是掌门师兄的大弟子,郑居和。你迟早也是要入门的,提前唤他一声郑师兄也未尝不可。新入门的弟子大多是他在照看,你就随他去吧。”

八、

    离开南崖宫,百里不紧不慢的跟在郑居和身后不远,随着他往长生殿走去。
    “入门弟子通常住在观琼台,不过你如今尚未正式拜师,就暂且住在长生殿。那里与我挨得近,有事你也好找我说道。”
    百里眯了眯眼,盯着他的背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郑居和这个人,跟他想象中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原以为他城府深沉,大约会像自己身边那些善于察言观色的老狐狸,一句话里带有无数个弯绕,却总与人错开眼神,生怕被人看出什么来。
    但眼前人却并不这样。他目光澄澈,看不出有多余的心思;身上气质恬淡随和,一言一行让人如沐春风,说话做派挑不出半点毛病。百里能够一眼看出他是个善于隐藏的聪明人,但比起那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们,他又未免显得太干净了。
    大概就像这太和桥下的荷花,颇有些出淤泥而不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每当面对这样的人,百里总会忍不住想要看看他们被污浊侵染的模样。
    他不喜欢太干净的人。否则他们会不太好交流。
    “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才上山来,还不习惯吗?”
    郑居和的问话,拉回了百里飘远的思绪。他收回停留在郑居和身上的目光,冲他 笑了笑,答道:“承蒙郑师兄关心。这不刚刚上山,一切都还觉得新奇,左右观望一时走神了。”
    “新来的时候确实觉得新奇,呆得久了就不觉得了。几十年如一日,都是这般景象,师弟们总喜欢往外头跑。”他说着回头冲百里笑道,“我若是没有那么多事务打理,怕也要像他们那样,四处走走瞧瞧。”
    百里打趣道:“师兄要是想下山,我可以带着师兄偷偷下山。外头我熟,总不至于把师兄弄丢了。”
    郑居和笑道:“你都还没入门,这就心思往外跑了?”
    百里但笑不语,郑居和又道,“还是当以课业为主,偶尔出去几趟也就罢了。”
    “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听师兄安排。”
    见他那副与那张正直的脸丝毫不搭的不正经态度,郑居和也只能稍显无奈地摇摇头。这一言一语间,他们从先前那跟随状态,变作了并肩而行,气氛也融洽了不少。这样边走边聊,转眼便到了长生殿。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