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5】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九、

    “眼下山上除了本派弟子,没有别的香客。你这一身在门派里走动倒是太过显眼,还是换上弟子服更为合适。”郑居和一面说着,一面往屋里走去。片刻之后又才见他出来,手里还拿了套浅灰布衣。
    “你来的匆忙,新的弟子服需得等到过几日忙完了再让人替你裁剪。我看你我身量相差无几,在此之前就委屈你穿我的旧衣服了。”眼见百里有些疑虑地看着他手里的衣裳,郑居和又笑着补充道:“虽然有些旧,但清洗得很干净。”
    百里冲他笑了笑,伸手接过衣裳道:“师兄替我想得周到。”
    郑居和道:“你不嫌弃最好。去屋里换上吧。”
    百里点点头,转身进了里屋。郑居和在外头候着,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出来,心想着换件衣服而已,不至于需要这么长时间,莫非他在里面遇上什么困难?
    “只是换衣服罢了……”他皱了皱眉,又在外头等了一阵,仍然不见百里出来,这才放心不下地跑去房里看看情况。
    百里身上已经换上入门弟子的同尘袍,如今正在跟身上那一堆配件做斗争,腰带也系得松松垮垮,那粗糙的手法让郑居和不忍直视。
    见他进来,百里倒是难得的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冲他腼腆道:“我还是头一回穿这样的配件……”
    郑居和忍俊不禁,道:“师弟看着精明能干,少年早成,说话做事皆是条理分明,却不想能被这生活琐事难倒。”
    百里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我也总不能事事精通。”
    郑居和笑了笑,上前拿过他手里的胸甲,道:“我来帮你吧。”
    百里也不推辞,自然而然地张开双臂,欣而受之。
    “有劳师兄。”
    郑居和见他这轻车熟路的架势,不免好奇,问他道:“师弟似乎……十分习惯有人替你更衣。”
    百里何等聪明人,自然理解听出他话里意思,想了想,也不打算刻意瞒着,半真半假道:“师兄倒是说对了。以往我在家中,总有人忙前忙后,这些琐事从不需我过问。洗漱更衣俱有人操办,无需我亲自动手。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有一事十分擅长的。”
    郑居和此时正在替他松解那绑得七扭八歪的腰带,听他这番话不免好奇问了句:“你有什么擅长的?”
    百里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贼兮兮的笑,“脱衣服我就很擅长。尤其是替些漂亮女孩儿。”
    郑居和虽说自小呆在山上,但百里这话他还是能听出其中意味。他挑了挑眉,心知这还未入门的师弟是有意说的这番话,又联系他之前说的那些,一个轻佻顽劣的纨绔子弟形象就那么展现眼前,让他不由得加重了手里捆腰带的力道。
    百里只觉得腰间一滞,顿时有些气息不畅,忙提醒他道:“师兄,太紧了。”
    “抱歉,我一时没掌握好力道。”郑居和笑得一脸无辜,又替他松解开来。百里瞥他一眼,心知他这是有意为之,只是他这副诚恳模样,他又实在不好说什么。
    “师弟既是上山修道,还望能摒弃这些凡俗心思。修道之人讲求清心寡欲,世俗之情欲最是该早早抛却。”
    百里笑道:“我只是觉得气氛太过沉闷,想要逗逗师兄,没成想你还当真了。我若真是那俗世纨绔,又何至于独自寻来武当?更不说还能结识香帅,由他替我担保了。师兄不信我,总不能连他的眼光也要怀疑吧?”
    郑居和听他说的有理,这才开颜道:“我倒是忘了这茬。想来是香帅引荐,总不至于是那样不思上进之辈。”
    “好了。这套你穿着确实合身。左右无事,你也可以在附近四处走走。我就在你隔壁的屋子,有事尽可来找我。”
    “多谢师兄。”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