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8】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十二、

    因着尚未正式拜入师门,百里并不需要如普通弟子一般需得每日课业,虽说只有这一两日才能如此,但对于他来说凭借这短短的时日要摸清整个武当方位已是绰绰有余。锦衣卫当然能为他提供详细的地图,但有些事还是需得用双眼去看,双足踏过,才觉得踏实。何况他如今这一身弟子服,能在武当光明正大的行动,去哪里都不会有人觉得怪异,有这便利为何不用?
    话虽如此,但逛了一圈下来,百里免不得还是得感慨一句:这武当的人,心可真够大的。说什么信什么,似乎他们的选项里,不存在怀疑。
    也许是因为自小在山上长大、极少下山的原因?
    与他们交谈中倒是听他们提过,武当的弟子不少是掌门后山捡回来的。这倒是让百里颇觉意外,想不到萧疏寒那一副不问世事清清冷冷的样子,还有这份心……不过,看样子他是管捡不管养,弟子们口中提的最多的还是朴道生。
    想到这里,百里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慈父模样来。所以说,朴师叔看着显老,那都是操劳出来的啊!
    这些琐事暂且略过不提,眼下已是真武圣诞前夕,他的替身也已经如同计划那般抵达武当。早晨起来就看见朴道生忙着给武当众弟子们训话。不得不说,他的“简单讲两句”真是冗长到连百里都受不了。一度让他回忆起年幼时被腐儒先生车轱辘话支配的恐惧。
    好在他如今还算个闲散外人,不必同其他弟子一起听他唠叨,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溜小跑逃出朴道生的辐射范围,百里正想寻个僻静处等下属的飞鹰汇报情况,却忽然被人叫住。
    是个年轻的小道长,讷讷的模样,似乎有些惴惴不安。
    “师兄。我明日就要前去太和桥值守了,但如今却仍有一处剑法不得要领,想请师兄指导指导。”
    百里偏头看了看他,想来他是看自己这一身衣服,把他认作是别的武当弟子了。百里原本并不想答应,但看他那副困扰的模样,又实在不忍心拒绝。但武当的招式百里还仅限于了解的程度,思来想去也只能用平日里的功夫同他过两手。
    “师弟。请。”
    两人摆开架势,小道长先攻上来,百里见状移身一躲,两步突进到了他面前,抬手便是一个挑打。只是他到底是头一回跟这样没有经验的年轻人交手,一时收不住力道,竟把他整个人挑飞了出去。
    小道长被他这一打,是彻底懵了,直到听见百里问他伤势,他才恍然回神。连忙起身,冲百里拱了拱手,道一句“多谢师兄赐教!”,这才茫然的离开。离去前,百里隐约听见他嘴里嘀咕着:“我们学的功夫里……有近身击飞这招吗?”
    百里忍不住笑起来,敢情他还没发现不对啊!
    小道长刚走不远,背后忽然传来个童稚的声音,“哇哦,你一下就把我师侄给打飞了啊!”
    百里回头一瞧,一个七八岁光景的道童正慢悠悠的从桃树后面走出来。他手里拿着拂尘,正儿八经的模样颇显得老道,只是那提溜乱转的眼却掩盖不住属于孩童的活泼朝气。虽然表现得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但百里还是忍不住升起对幼童的慈爱来。

十三、

    如果百里没猜错,眼前这孩子,应该就是萧疏寒收养的义子,居字辈的小师弟,萧居棠了。
    “见过小道长。”
    “嗯嗯!”道童满意的点点头,对百里的客气欣然受之。“你是郑师兄提到过的,想要拜入武当的那位?虽然招式古怪,但你好厉害。嘿嘿,这下好了,武当总算能有个不太冷的高手了!”
    “不太冷的高手?”百里笑了笑,只当是在逗弄孩童,顺着他的话道:“小道长这话可怎么说?”
    听他问话,萧居棠一乐,煞有其事的介绍起来:“就是武当三大著名冰块脸:掌门义父、剑痴师叔以及嗯嗯师兄!”
    “哈?”百里不由笑问,“其他两个我略有耳闻,但这第三个……嗯嗯师兄,不知指的是哪位?”
    萧居棠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今早参加晨会吧?有没有觉得有一个人身边气场不太一样?只要靠近他五步之内,就会感觉周围气温骤降,他要盯着你看,身上寒毛都会竖起来!”
    百里笑了一声,十分捧场地附和道:“嗯——你这一说,倒确实有那么回事。”
    “那个啊,就是邱师兄。”
    “哦。原来他就是邱师兄啊。邱师兄的事我知道一点,但为什么叫他嗯嗯师兄?”
    “因为——邱师兄如果觉得怀疑你,他就会‘嗯?’,他要是相信你,就会‘嗯。’他话很少,但如果他跟你说了很多话,那就表示——”萧居棠说着脸上愈发严肃,“这件事非常十分严重!他对你很生气,你要挨揍!”
    “哦?小道长看来感触颇深。”
    萧居棠没听出百里这话外调侃,面有得色道:“那是!我可是过来人!”
    相谈正欢,萧居棠却突然收了话匣子,往砖石路对面看了眼,一下躲到了百里身后,从他腰侧探出个脑袋,盯着路对面那人,乌溜溜的眼里流露出害怕的情绪。
    百里顺着他目光看去,可巧,对面那人他见过。不是别人,正是入武当那天就撞见过的蔡居诚。他仍是初始见的那样,沉闷无声,满目愤懑。对见到的所有人都天然带有一种敌意。
    百里冷冷一笑,远远站着看他。待他走远了,他又才低头看向萧居棠,略带宠溺的笑了笑,伸手在他那小脑瓜上揉了揉,直到他投来不满的目光,这才收手。问他道:“你好像很怕他。你提冰块脸的师兄都没见这副表情,他比冰块脸还要可怕不成?”
    “何止是可怕!”萧居棠情绪激动道,只是转念想了想又赶紧摇摇头,道,“不行不行,关于他的事啊,不可说,不能说。总之,他是个很——可怕的人!你听我的不要去招惹他就对了。不然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百里也没反驳,顺着他的话道:“那就多谢小道长提醒了。”
    “诶。你怎么还叫我小道长。虽说你现在还没入门,但迟早也是要入的。所以该叫我师兄!”
    百里笑道:“是,师兄说的对!”
    正聊着,那边又急匆匆跑来一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一身鹤舞服,正是这几日带着百里四处闲逛的武当四弟子,宋居亦。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