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9】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今日三倍掉落!

十四、

    “受不了,师叔可真能说。”宋居亦嘴里碎碎念着,一溜小跑往两人靠近。“咦?你们也在啊。我知道了,你们也是受不了师叔的讲话,偷偷跑出来的吧!”
    百里笑而不语,萧居棠递给他一个白眼:“老四,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
    “嘿!”宋居亦听这话可不乐意了,指着百里道:“师弟是不是跟我一样我不清楚,但是你,萧居棠咱俩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臭味相投彼此彼此!你敢说你不是。”
    眼见萧居棠笑嘻嘻的看着他并不答话,宋居亦觉得没意思,耸耸肩,自来熟地勾搭起百里的肩,笑道:“不说那个。反正师叔还得说上一阵,百里师弟走,我带你去玉虚宫,咱们喝……和着风一起畅聊。”
    宋居亦原本想说喝酒的,只不过眼角余光瞥见了旁边盯着他看的萧居棠,又才赶紧改口,扭头冲萧居棠挤了挤眉:“看我做什么,师叔不是让你去拿降真香吗?就算你看着我,我又不能把它变出来。”
    “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忘了!”
    萧居棠这才仿佛想起什么,急急忙忙跑走。
    “降真香?”
    “哦,是贵人要用的。反正不关我们的事,走走,喝酒去!”
    说着宋居亦就要推搡着百里往玉虚宫走,“这会闻师叔在莲花池那边练剑,正好能去玉虚宫偷他的私藏。”
    百里不禁抖了抖眉,表情古怪地看向他,“这样,似乎不太好?”
    “怕什么。我们经常……”宋居亦正要炫耀一番,然而回头看百里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直觉似乎不应该跟眼前这人说这事——总感觉,师弟内里切开来,是黑的……
“不,我是说师叔经常请我们喝酒,他不会介意的!”
    百里见他说着说着眼睛就瞟往天上,显然就是在撒谎,看样子他平日里没少干这事。不过他也没点破,只是笑得意味深长,跟着宋居亦往玉虚宫去了——既然闻道才不在玉虚宫,去去也无妨,只要不撞上那个冤家,怎么都好。
    每次都是死里逃生,百里也是被他折腾怕了。说起来也是诡吊,百里也不知道怎么总能撞上他,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是冤家路越窄。他们大概是八字犯冲吧。见面就是一招龙啸招呼上来,还真不是谁都能消受得了的!(注:龙啸是指的闻师叔的龙形剑气,随便取了个名。)
    看他长得白白嫩嫩的,怎么脾气就这么暴躁呢?
    想到这百里就忍不住叹气,要不是这要命的身份,他就叫锦衣卫跟他慢慢过招了!
    那么随意想了想,不知不觉他们就到了玉虚宫前。
    “嗯……偷酒……不是,拿酒之前先把正事办了。”说着宋居亦就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来,正打算找个位置放过去,先前跑开的萧居棠又冒了出来。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几乎掩盖不住。

十五、

    宋居亦看了眼萧居棠,摇了摇头叹道:“你一笑成这样准没好事!”
    萧居棠嘿嘿笑道:“你怎么知道不是好事。朴师叔让你过去呢。”
    “说清楚,是我,还是我们?”宋居亦抖了抖眉,看萧居棠笑得贼兮兮的就觉得心里发毛。“不对啊,我最近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是不是你闯祸了栽赃陷害给我啊?”
    “你也好意思说。哪次挨骂不是咱俩一起闯祸!”
    宋居亦笑着过去搂过萧居棠的肩,道:“这样才叫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对吧。”
    说完他看了看百里,不无惋惜道:“看样子找你喝酒是不行了。对了,这东西你帮我拿一下,玉虚宫里随便找个地方放着就行。”说着他就把东西往百里手里面一塞,跟着萧居棠走了。
    百里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纸张,是明日圣诞的流程。“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交到别人手上?”百里挑了挑眉,这让他对武当弟子的心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们是真不觉得会有人趁机搞事!
    “你可得庆幸遇上的是我。真换了图谋不轨的进来,整个武当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百里摇了摇头,顺手把流程整理了一道,寻了个显眼的地方放了过去。
    纸张还没离手,背后却忽然传来个冷冰冰的声音,“这些东西你不该有,你从哪里拿到的?”
    “杀气?”百里微微眯起眼,戒备地看向来人。虽然隐约感觉到杀气存在,但理智告诉他暂且没有危险。他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是个年轻的武当弟子,一身不同于其他弟子的玄色戎装,玄铁护甲,钨铁剑匣,清清冷冷的气质,目光却极为凌厉,看样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不过他虽目光让人畏惧,但百里并没有从中瞧见戾气与杀意,想来应当是看见他手里拿着这份重要的流程图才这样。
    看样子,武当里面也不全是些没心没肺,心大的没边的。倒也是,偌大的武当总得有几个靠谱,否则这武当是真的要完。
    “原来是邱道长。”百里放下手中纸张,冲他拱手笑道,“道长想必是误会了,这些都是宋居亦宋道长交给我的,嘱咐我拿来放好。”
    邱居新眯了眯眼,一瞬不瞬盯着他看,一声上扬的长音,显然是不相信他。“嗯?”
    “邱道长看来是不相信我。”百里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宋道长与我一起来的,但中途突然被朴道长叫走,说是有重要事。可这头也不能落下,这才托我跑这一趟。邱道长倘若不信,自可找来宋道长与我对质。”
    邱居新没回话,盯着他看了良久。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人透着古怪,那谦恭的笑容就像笼罩在外的迷雾,让人猜不透这下面究竟掩盖了什么。只是他目光堂堂,任他盯着也不见躲闪,半点没有说谎的样子。邱居新想了想,姑且选择了相信他。
    “嗯。”
    百里听他语气便知他是信了,笑着道了句“多谢邱道长信任。”也没再多说什么。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邱居新,这个年轻人相比其他武当弟子虽是多了层心思,但到底经历的事、见过的人少了,缺了些阅历,要是面对的是老谋深算的狐狸,估计要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看得出,他也就这外表冷漠,内里还是十分单纯的。没准,这冷冷的外表只是他的保护色而已。

十六、

    “邱师弟好大的威风!还没当掌门,倒摆起了掌门的谱,事事皆要关心,事事都要同你禀报?”玉虚宫外传来个阴阳怪气的讥讽声音,这语气、这调调,百里即使没见着人,也能猜得出来的是谁。
    除了蔡居诚,不会是别人。
    果然,一抬眼蔡居诚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玉虚宫门外。仍然是那副怨天怨地的神色,却因为看见了邱居新,一双眼里全是憎恨。百里忍不住摇头,一个没吃过苦头的毛孩子,哪那么多不甘,那么委屈,那么戾气呢?
    他这个踏着薄冰走来,一度几乎失去所有的过来人,在那最艰难的时刻也未尝有他这样的不甘。怎么换到他身上,不过是关注的目光、天之骄子的骄傲被人夺了,就要死要活接受不了?
    小毛孩子。
    这是百里对蔡居诚的中肯评价。
    蔡居诚在百里眼中可不就是个小毛孩子失宠了闹别扭么?打落他的骄傲?真是少年不识愁,比起一度需要装疯卖傻苟活的百里,这种所谓的折了骄傲,不过是笑话。
    邱居新抬眼看了看蔡居诚,往前两步,显得十分警戒。
    “请师兄离开!”
    蔡居诚盯着两人看了一阵,最终也只是“哼”了一声,扭头离开。只是离去之前,他这嘴巴还忍不住要诅咒嘲讽一句:“师弟,飞得高,摔得快;飞不高,死的快!”言罢,他往上一跃,轻功飞走。
    眼见他飞走,邱居新暗里吁口气,回头冲百里道:“没事了,你也别在这里多呆。”
    百里笑着应了,也没多问,兀自离开了玉虚宫。
    “邱居新……看他刚才的反应,他这冰块脸该不会是因着不擅与人交流才如此吧?”方才与他接触下来,他倒没有看上去那么难相处,也不如外表那么不近人情。也许可以结交。
    没走出多远,听完朴道生训话的宋居亦又匆匆跑来,一见面就是询问他流程图的事。
    “我按师兄说的,放玉虚宫里了。最显眼的位置就是了。”
    “知道了,我去找找。”说完他又火急火燎的往玉虚宫跑去。
    百里摇头轻笑,“真是个冒失鬼。难当大任。”
    话才说完没多久,就见玉虚宫那头宋居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快向他跑来,那脸上焦急之色尽显,一见他就赶紧抓住他手臂,上气不接下气道:“百里你等等!东西,东西不见了!你确定你放那了?”
    百里一听顿觉事情不妙,急忙跟着宋居亦又折回玉虚宫,仔细往自己放东西的地方搜寻,果然不见了。
    “不会是被谁拿走了吧?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来过这里吗?”
    百里看了看他,将之前发生的事如实相告。但见宋居亦脸色骤变,抱着脑袋大呼:“我的个无上天尊祖师爷喂!该不会是被蔡居诚给拿走了吧!”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