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10】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十七、

    “那么一说,倒是极有可能。”百里道:“除了我与邱师兄,只有他看见我在放东西。他拿走的嫌疑确实最大。”如果再结合蔡居诚与万圣阁勾结这点来看,他拿走明日流程图的动机就十分明显了。
    “完了完了!赶紧四处去问问,看有没有人见过他!这东西要是弄丢了,那我可就完蛋了!”
    百里挑了挑眉,心下腹诽:如今倒是知道事情严重了?之前怎么没见你上上心,随手把东西就塞给别人了?
    “师兄先别慌。这样吧,你再在玉虚宫里找找,我去找蔡居诚问问。”
    宋居亦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也只能同意百里这个建议。
    几个轻功上了金殿外,百里随便揪了个弟子打听蔡居诚的去向。
    “蔡居诚?你找他做什么?没事可别招惹这个人。”
    百里道:“有些重要的事要找他问一问。”
    “这样啊。他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就独来独往,不怎么出现人前了,你要真想找他或许可以去南崖宫碰碰运气。”
    “多谢师兄指点。”
    南崖宫上,百里果然瞧见蔡居诚抿着唇,落寞地站在那里,见他过来却又立即换上一副不屑的模样,讥讽道:“怎么,之前在玉虚宫里,还没跟邱居新奚落我个够,这回还要专程来看我笑话?”
    百里倒觉得好笑,玉虚宫那会他可连口都没开,怎么就“奚落”他了?何况他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他怎么就默认都知道他那点破事,还专程来“看他笑话”?不得不说,他这脑补的功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师兄大约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百里道:“你与邱师兄还有整个武当之间有什么矛盾抑或过节这点,我其实并不清楚。我来也不是为了师兄那档子事,只不过见师兄先前去过玉虚宫,有些事想要问问师兄罢了。”
    蔡居诚狐疑的看向他,见他说的一脸坦然,似乎真的不清楚他与邱居新之间发生的事。“这可奇了。他们竟然没跟你把我的事大肆宣扬一番?”
    百里眉毛一抖,眼里是一闪而过的不屑:莫非你还觉得你那点破事十分值得炫耀不成?还是觉得整个武当都得以你为中心?这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虽然不知原因,但他们确实没提过。”百里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看他那表情中隐约透着失望。他就那么想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吗?无论好坏,总希望得到关注。
    “我此番前来并不是为那些恩怨,只想问师兄一事。”
    蔡居诚看了看他,傲慢的扬起头,鼻里一哼气,道:“说。”
    “师兄可在玉虚宫见过一张纸?”
    蔡居诚眼神明显一变,侧目道:“纸?什么纸?上厕所用的草纸?”
    百里看他眼神躲闪,表情生硬,便知他是有意说这话来掩饰自己。看来他是真的见过那张流程图。
    “师兄不要与我说笑了罢。此前在玉虚宫,你是见着我放的。”
    “笑话。你是什么个东西,凭什么我就非得关注你?”蔡居诚对此嗤之以鼻,双手往胸前一抱,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道:“怎么,你这是在怀疑我偷了?”
    百里低笑一声:这反应,不打自招。

十八、

    “我只是那么随口一问。师兄何必都把人往坏了想?师兄若是没瞧见,我再回去好好找找。”百里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对蔡居诚并不友善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出半点恼怒的情绪,“要是我之前说错了话,还请师兄见谅。”
    他这态度倒是让蔡居诚颇觉郁闷,大概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本来想借题发挥,奈何这人激不起波澜,反倒是让他不好借机发泄情绪。
    “如此便不打扰师兄清修。”百里拱手行了一礼,也不等蔡居诚发话,纵身一跃轻功离去。
    回玉虚宫的路上,宋居亦也在找他,原来他已经找到了流程图。因着担心百里与蔡居诚起冲突,这才匆忙赶来。
    “多谢宋师兄关心,蔡居诚并没有怎么刁难我。”
    “那就好。他那个人啊,偏激、乖僻,还心术不正。真怕他会对你怎么样。”但他转念一想,又笑道,“不过你都能接下闻师叔的剑气,蔡居诚应该也不能真把你怎么样。”
    百里笑而不答,只问他道:“师兄是在哪里找到的流程图的?”
    “在一个蒲团下压着。要不是我目光如炬,差点就看岔了。”宋居亦说着感慨道,“你说你这是放东西呢,还是藏东西呢?”
    百里皱了皱眉,看样子确实蔡居诚动过流程图。不过他没拿走,只是故意把他藏别的地方去了,难怪之前提起这事,他还一脸委屈。他确实没“拿走”。
    “可能当时我怕这纸张轻薄被风吹走了,所以才用蒲团压着。一时没想起来,倒让宋师兄平白惊了一场,耗费了这么些时间,倒是我的罪过了。”
    百里这么一说,宋居亦倒是不好再说什么责怪的话,何况这事本来也是他找百里帮忙才起的因,别人好心帮忙自己怎么好责怪他?
    “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先去把东西交给朴师叔,下回有时间请你喝酒。”
    宋居亦前脚刚走,百里又迎来了萧居棠。这小子不愧是同宋居亦穿一条裤子的,也是这么不靠谱。给皇帝用的降真香,也这么随便就让百里去拿。非但如此,他还不同去,自己跑去喂乌鸦了。
    百里只觉得头疼:武当到底是怎么能撑这么久没被人弄垮的?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