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昭瞢闇°

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

番外 • 换魂记【二】

二、

    清晨醒来,眼前就是蔡居诚晃荡的身影,这让百里直觉今早上会有些不同寻常。他眯了眯眼,一面是不动声色地观察,一面是洗漱更衣。
    “奇怪……”刚拿上外衣,百里下意识往内袋里一摸。这才发觉他放内袋的两粒药丸如今只剩了一粒。说起这两粒药物,还只是实验品。是因着之前在掷杯山庄经历了那一出换魂好戏,他这突发奇想便试着让手下精通医理、毒理兼且诡奇之术的,为他试着做了这两粒药丸。
    昨儿才刚刚拿到手,正寻思着找人试药,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掉了一颗。
    兴许是昨晚?
    心思才至,他眼已经望向蔡居诚。
    这让蔡居诚蓦地一惊,莫名觉得心虚。可他转念一想又不对:他为何要心虚?不就是捡了一颗药而已么,大不了还给他就是。何况他还不知道是自己捡了!
    不过百里这样的反应,倒是印证了蔡居诚那“这药不简单”的想法,更让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这药究竟有什么功效来。
    “看我做什么!我可没拿你东西!”
    “哦?”百里的嘴角抑制不住往上扬起,他这不打自招的坏毛病还真是一点没改。“师兄怎么知道我有东西不见了?”
    “呃……”蔡居诚一时语塞,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心里越发心虚面上就越是凶狠,转眼他又暴躁起来,“我哪知道!随口那么一说罢了!”
    百里但笑不语,蔡居诚看他笑容愈发觉得心虚,但他这人就是死不服输、死不认错类型,越是心虚越表现得强势,这会反倒狠狠瞪了百里一眼,梗着脖子假作不知道似的问他:“你丢了什么?”
    “嗯——”百里故意拖长了音,回话间心眼已不知转了多少回,设想了无数个让蔡居诚掉坑的环节。总而言之,短短几句话的工夫,他已经决定就让蔡居诚做他的实验品了。
    主意打定,他又吊了会蔡居诚的胃口,这才慢悠悠道:“这东西么,说它重要也不十分重要,说它不重要它却又是武林诸多高手想要得到的。”
    蔡居诚竖着耳朵听他说,嘴上却要道:“哼!吹牛吧!”
    一见他这反应百里就知道鱼儿已经咬钩了。他继续忽悠他道:“这是师兄你孤陋寡闻。别看它只是粒药丸,但却是几代名医呕心沥血之物,名唤‘五元续命丹’。当然,续命之说虽有夸大,但它能使人功力精进、突破自身极限却是事实。除此之外更能解百毒。”
    最后这话听得蔡居诚顿时精神起来,也不管会不会暴露药丸在自己手上的事实,迫不及待追问他:“你说的都是真的?能解百毒,那也能解这软筋散之毒?”
    百里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态度笃定道:“软筋散这种毒哪里能难倒它!”说着他又不禁叹道,“只可惜不知落到哪里去了。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得了这么一粒,花了我不少银两……”
    蔡居诚眼珠子乱转,那内心的喜悦已经快要洋溢出来。他保持了极大的克制,才没让自己表现的明显,十分好心地给百里出主意。“没准是掉外面了,你可以去外面找找看。”
    百里看他这喜形于色的,也乐得顺水推舟,道:“师兄说得有理,我去外面碰碰运气。但愿不会被露水化了。”说着他便往屋外走了,故意留着蔡居诚单独一人。
    如他所料的,蔡居诚真信了他那番鬼话。他这前脚刚离开,蔡居诚就迫不及待把药丸拿出,随手倒了半杯水,看也不看囫囵一下吞下肚腹……
    而另一头佯装在外寻物的百里,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灌木丛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随之是熟悉的一声“喵呜”,灌木后钻出一直圆滚滚的橘色小猫来。
    才不过他前臂的长度,只是这横径也快有身长宽了。圆乎乎的,看上去像个橘色毛球。
    这是早些日子蔡居诚捡回的小猫。这猫儿不认生,又贪吃,加上每回百里来都会给它带上小鱼干作干粮,更精通各种撸猫手法,是以尽管蔡居诚对它颇为尽心,它却更亲百里。
    “是你这个小东西。今天不凑巧了,我还没出门。小鱼干是没了,药丸倒是有一颗。你帕也不爱吃。”百里笑着把手里的药丸凑到它面前,原本只是逗弄它,想着这药丸一股子的药材味道,它就是再贪吃闻见这味也该扭头就走。
    但是!
    凡事都怕个但是。这是一只就算不爱闻,也要先放嘴里尝一尝的猫!
    眼看它舌头一卷,手心里的药丸顿时消失在它嘴里。这回可是连百里也始料不及,震惊之余内心里却莫名生出几分兴奋:这下可有趣了!
————————————————————
你说说下一章会怎么样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