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殊途不同归【一】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看着眼前徐徐飘落的桃花瓣,邱居新脑海中不知怎么就突然闪过这样的诗句。只可惜,现在是桃花依旧,物是人非。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却恍如隔世。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一转眼变得如此陌生,就像是从未认识一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会演变成如今的情景?
    邱居新想不明白,名利、关注、众人的追捧对于某些人而言就那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舍弃多年的情谊,对着同门刀剑相向。如今回头看,年幼时的约定,显得多么幼稚可笑。
    “诶!诶!那边的小哥哥!”
    正当对着桃树下纷飞的落英怅然,耳边却传来个女孩声音。邱居新左右望了一圈,视野内不见有人。
    这似乎是在叫他。
    “小哥哥你别看了,我在树上。”
    那声音如是说道。
    邱居新仰头往树上看去,满目粉色中隐约可见幽蓝灯火,还有青绿色的衣摆。不等他看仔细,那声音又道:“小哥哥你帮个忙,我被树枝挂住了……”
    邱居新没回话,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声音的主人,也没问她为什么会在桃树上,默默地替她解开被树枝勾住的衣摆。
    “小哥哥真是好人。”被解救下来的第一时间,这位被树枝挂住的小云梦就给邱居新发了好大一张好人卡。“其实我也不是不能自己下来,但想到会把衣服勾破……还好小哥哥来得及时!”
    小云梦拍拍身上飘落的花瓣自顾自地说着,邱居新却听得心不在焉,只想着快点离开——他实在不太擅长跟女孩子打交道。
    “小哥哥帮了我大忙,该好好报答才是。”
    “嗯?!”邱居新心头一惊,嘴里虽然还是听不出感情的“嗯”但内心直觉不妙。一想到那些借着答谢之名想对他上下其手的女香客,邱居新就一阵胆寒。他看了眼对面笑得纯良无害的小云梦,寻思着怎么才能迅速逃走。
    小云梦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看见他板着张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周身弥漫着生人莫近的气息。
    “小哥哥这是有心事呢?”
    “嗯?”邱居新见她没有要靠近的意思,这才稍稍安心,又听她那么问,就摇了摇头。可他一抬眸就对上她视线,那双眼似乎能看见他的心底,让他一时间又思绪纷乱起来。他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点了头:“嗯。”
    这倒让小云梦看不明白了,她绞了绞手里的灯穗,疑惑的看着他:“摇头又点头……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
    “不说话,那就是有咯。”小云梦眼珠子转了转,一拍手道,“我想到该怎么报答小哥哥了!”
    邱居新看了看满脸兴奋的小云梦,莫名有种不妙的感觉。他其实很想拒绝她的好意,只是多年来已经习惯了沉默的他,这种话总是不太能说出口。
    而他沉默的态度又被小云梦解读成了默认,她兴冲冲地把他拉到树下坐着,随后提起灯,运气施术。
    邱居新倒是认出了这是云梦的引梦术,她们治疗患者时偶尔会用上。据说是能让病人的内心得到抚慰。小云梦说要报答他,难道是看出他的困扰,要用这引梦术为他解惑吗?
    不过事实可能证明他想多了。
    “引梦术我刚学成,小哥哥还是我第一个实际操作的对象呢。我只能把小哥哥带入梦境,会去到哪里、见到什么我也不清楚。”
    邱居新闻言震惊地看向她。等会……他能不能拒绝这份回礼?
    然而到底是晚了。
    ……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