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殊途不同归【二】

    再度回神时,身旁的小云梦早已不知去向。邱居新环视一遭,还是在的之前的位置,只是周围景色却全都变了样。满地花瓣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取代,光秃秃的桃树枝丫上还坠着积雪融化后凝结的冰滴。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武当冬景。
    只是不知为何,眼下这般景象又莫名地让他有几分怀念,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一些人,一些事。时至今日,他依然想不通,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演变成如今这形同仇敌的境地。
    一同识字练武,一同谈经论道。曾经共取忘尘的约定言犹在耳,而今忘尘他已拿在手里,那与他约定的人却与他越走越远,再也回不来。说好的互相扶持,可到头来徒留他一人,形单影只、踽踽前行。
    邱居新摇摇头,原以为自己可以像师父那样淡然处之,可以放下一切。可是有些东西真正要放手,谈何容易。
    也许,是他修行还不够?
    邱居新自己也回答不了,似乎也没人能解决他的烦恼。他向往的师父不行,他请教道法的师叔也不行。参破不了就成了心结,埋藏在心底,无法纾解。
    正是这怅然出神之际,耳边一声清脆的童音,顿时让他愣怔原处,少有表情的脸上也不禁浮现出诧异。
    “师弟你快点,待会被师叔逮到可就出不去了!”
    “这个声音……”邱居新喃喃自语,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这声音,他曾经再熟悉不过。可是这又怎么可能?他摇摇头,除非他出现幻觉了。
    幻觉?
    邱居新一怔,又看一眼这满地雪景,他这才蓦地想起,这大概真是幻觉。不,准确的说,这是一场梦,一场由他记忆衍生而来的梦。
    果然,他一扬头,就见对面一前一后跑来两个孩童,年长的大约也不过十来岁,脸上稚气未脱,却也渐渐能见到脸上少年人的英气。邱居新看了看他,除了脸上那尚未消退的婴儿肥,他与成年后的相貌并没有太大变化。然而又回忆起视他如仇敌的蔡居诚,眼前的少年却是如此纯粹的样子,没有了那股桀骜,眼底也不见凌厉阴鸷。
    紧随在后的还不过垂髫年纪,圆圆的脸,乌溜溜的眼,比少年蔡居诚矮了半头,一开口就是一串小奶音:“师兄你等等我!”
    邱居新有些恍惚,这仿佛糯米团子一样软糯的孩童,让他有些不敢认:原来他小时候,是长这模样的吗?
    也许是感觉到邱居新的视线,少年蔡居诚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盯着他看了一阵,视线随之停在他那一身忘尘衫上。见他停下,小邱居新也随之停下,顺着他视线忘过来,随即凑到他耳边小手往前一挡,在他耳旁嘀咕起来。
    “师兄师兄,那个人身上,穿的是忘尘诶!”
    少年蔡居诚也回头与他说起悄悄话:“看见了。不过我怎么想不起来见过他?”
    “不管见没见过。我觉得他应该好厉害!”
    邱居新耳尖,他两的悄悄话一字不漏全被他听了去,不知为何,听见小时候的自己说这句话,他总感觉怪怪的。
    “嘁——”蔡居诚不以为然,一拍胸脯道:“不就是忘尘吗!我迟早也会拿到!”
    “我,我也会的!我不会输给师兄的!”
    这话倒是让邱居新一愣,原来他也有曾有过不愿服输的时候吗?只是那样的心情他早已想不起来。
    蔡居诚哈哈笑起来,“那我们就比比看到底谁先拿到好了。”他说着在小邱居新背上拍了拍,转身迈开步子就往山门跑去。
    “等等我!”见他走了,小邱居新也连忙追过去,“师兄你跑太快了!”
    邱居新安静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这时才发现,恐怕当初蔡居诚说这话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会是个威胁,也并不觉以他的能力会输给自己。也难怪,这时的他,连剑都还控制不好,蔡居诚陪自己练剑,倒是颇有与小孩儿玩闹的感觉。
    然而,当年到底是年幼,这些事又哪里能去注意到?
    正如眼前的小邱居新一样,眼里充满了憧憬与期待,把这一句无心之语当做约定实践下去。
    这时的他们,谁也不会想到,会走上彼此为敌的道路。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