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殊途不同归【三】

    也许是出于怀念,也许是想挽留什么,邱居新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那么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即使已经知道事情的发展,他也还是忍不住想要用自己的双眼,再真真切切看一遍。
    两个小家伙已经到了山门,看样子是想偷跑下山。小邱居新年纪还小,既不会隐藏情绪,也不懂得撒谎,看见守在山门的师弟们立即就慌了神,缩了缩脖子往蔡居诚身后挪了挪。
    蔡居诚倒是一副沉稳模样,伸手拽住身后的小邱居新,又偏了偏头,压低声音提醒他:“别慌,你慌了我们就露馅了!”
    小邱居新狠狠点了点头,假装自己很镇定。可他那手脚僵硬只能由蔡居诚拖着走的小模样,略带滑稽却又显得可爱十足。
    蔡居诚有些无奈,一脸关爱地看着他,就差一句“你还是太嫩了!”不过他也能理解,跟他这种经常偷跑,说谎话连脸都不会红的老油条比起来,邱居新到底是第一次嘛,以后多拐他出去几次,就习惯了。
    山门前巡视的弟子倒是一早就注意到他们两,由于蔡居诚已经算是惯犯,所以一看他们这架势,他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不过看这两小屁孩,他一时玩心起来,忍不住就去逗他们。
    “两位师兄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小邱居新心下一咯噔,面上愈发心虚起来。他抿起唇,也不说话,假装四处看风景,避开巡山弟子的眼神。见他这小表情,巡山弟子不禁咧开嘴,眼看就想抬手上去在他圆圆的脸上掐一把——虽然是师兄,但到底还是小孩子啊。
    当然,他的邪恶行为并没有付诸行动,因为他忽然感受到身后一道凉飕飕的视线,直让他背脊发寒。这让他赶紧拢了拢外衣,寻思这是不是得回去加件衣服。
    蔡居诚跑出去多了,其实也知道这些师弟们其实并不会怎么拦他,也是因着这个原因,他才有恃无恐,冲他挥了挥手,一昂头道:“快巡你的山去,师兄的事,小孩子管那么多做什么!”
    巡山弟子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见他不自在地东张西望,这才道:“恕我直言……师兄才是小孩子吧?”
    蔡居诚闻言瞪着他道:“一日是师兄,终身是师兄!你是师弟,那就是比我小!”
    “哈哈。”巡山弟子不禁笑出声来,用一种哄小孩的口吻道:“好好好,师兄说我是小孩我就是吧。”随后就见他弯下腰,抬手在蔡居诚脑袋上揉了一把,笑道,“师兄,早去早回。”言罢,便放了两人过山门,转去别的地方巡视去了。
    “说了几遍了,不准摸头!”
    巡山弟子不以为意,背对他摆摆手,“师兄你要是再不走,待会师叔来了你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蔡居诚一听,赶紧左右看看,确定朴道生还没发现他们,又才放下心来。他嘴里一面念着“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以稍加挽回自己在邱居新面前的形象,一面又拽着邱居新往山门跑去。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