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也不是翠色_冥昭

哎呦我这暴脾气

住手!这不是我认识的少侠!【14】

代亲友发。少侠=皇帝的脑洞来源于进入界面的【朕知道了】。可能皇all不过前提是有下文(。)立志搞事不停歇。皇帝是幕后掌握全局的boss设定。
————————————————————

二十二、

    眼见众人急冲冲往金殿里跑,百里没跟着过去,倒是颇有兴致地看着眼前颓然站着的蔡居诚,从他愈发透着憎恨的眼,百里能看出他如今仍是心有不甘。一个聪明人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也明白怎样做才能让自己获利最大。至少也该知道保全自己,谋定而后动。
    但显然蔡居诚并不在此行列。
    翟天志弃他而去,他如今是败局已定,倘若想翻盘,就该趁着武当一众注意力在贵人身上而有意忽略他之时迅速逃离。可他却仍忤在原处……百里是想不明白,莫非他这是打算放弃抵抗,认罪伏诛?
    不过百里明显是高估了蔡居诚的觉悟。
    “师兄这又是何苦。联合外敌对付武当,刺杀天子——里面那人若是真有个万一,整个武当都得给他陪葬。武当到底也是你的师门,养育授业之恩深重,师兄难道真忍心看它在你手中覆灭?”
    “呸!什么养育之恩!”蔡居诚对此嗤之以鼻,“用得着时便把你捧在掌心,用不了时便将你扔抹布般丢弃一旁!”他说着情绪愈发激动起来,抬手指着金殿,内心的怨恨愤懑犹如火山喷发,就此爆发出来。
    “你问问他萧疏寒,他对我可曾像对邱居新那般尽心尽力?同样是学道练剑,我却从未得过他的指点!还有这整个武当……得势时围着你转,把你高高捧起,一旦你没了那些光环,他们恨不得将你踩在脚下,踏进尘埃!”
    百里皱了皱眉,道:“以掌门心性,怕也未必会指点谁吧?”
    只是他这话蔡居诚却听不进去,他那被嫉妒侵蚀的心,满脑子都是根深蒂固的偏见与自我臆想。
    见他这般固执,百里也不愿劝他。正所谓良言难劝该死鬼,他蔡居诚想要去撞这南墙,他又何必拉他?左右一枚弃子的性命,无关紧要。只是想到一脸慈祥俨然慈父的朴道生那痛心疾首的模样,百里到底是没忍住替他问了一句。
    “那朴师叔呢?他视你如己出,对你尽心尽力,你如何忍心把他也牵连进来?”
    “他?”提起朴道生,蔡居诚微微一怔,眼神也略有松动,可见他内心里还是明白朴道生对他是真心相待。只可惜他如今已是被嫉妒与憎恨冲昏了头脑,那些温馨与关怀只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又被满心的怨恨埋没。
    “他又与其他人又何不同?我得势时在我身旁鞍前马后,极尽谄媚之能,如今不也如其他人一般,对我冷落疏远,彻底倒向了邱居新那头!”
    百里冷冷一笑,“师兄如此狠的心,真让我见识到了。”
    “然而,师兄就未尝想过,天子降罪,你觉得以你之能可独善其身?”
    蔡居诚却大笑起来,道:“那又如何?我只想要他们都死!”
    百里低沉一笑,“可怜。我看你是疯了。”
    “我没疯!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让你们先死!”蔡居诚突然发狠,双目通红,手里不知何时竟多了把短剑。他快速上前,手里短剑直往面前的百里刺去……
    百里眯了眯眼,也没闪开,他知道只要蔡居诚再前近一步,他就会被潜伏的锦衣卫乱箭射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短剑忽然被拂尘缠住,接着是一句冷冰冰的“孽障!”,蔡居诚顿时被内力弹开,往后滑出数米。
————————————————————
作者批注:我尽力了,可我真的写不出让百里喊出那句“你好狠的心!”这让我满脑子雪姨的台词……